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71

作品:《我真的是渣受[快穿]

????腐国度最新地址:www.aayiya.com

????唯一可以救他的人,还不愿救他。

????祁煜旸下意识地伸出手,可还没碰到池照,他又迟疑的把手收了回去,池照看到他的动作,心里的疑惑更重,他抬起眼皮,还想再说什么,却看到祁煜旸神情似痛苦、似不舍的望着自己,好半天,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压抑的话。

????“我爱你。”

????所以……求求你,别离开我。

????池照神情微动,他轻轻地眨了两下眼睛,然后直起腰,跪坐在浴缸里,这个姿势的他比祁煜旸高了半个头,他捧住祁煜旸的双鬓,然后轻柔的在祁煜旸眉心印下一吻。

????这触感太温柔了,温柔的让祁煜旸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,一片黑暗中,他察觉到,池照没有离开,他只是微微退开一些,用耳语一般的音量对自己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????明明不是什么明确的回应,可祁煜旸在听到这三个字以后,心脏神奇的就放松了下来,他微微睁开双眸,撩起眼皮,静静的看着池照,然后,伸出双手,抱住比他小一号的池照,埋头在池照的肩窝里,疲累至极一般的闭上了眼。

????祁煜旸的头发不长不短,但发质比较硬,有几根头发戳在池照的脖子上,弄得他又疼又痒,他想换个姿势,可又怕惊醒祁煜旸,只好作罢。

????等祁煜旸睡着了,池照再站起来的时候,他已经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了。

????缓了好几分钟,池照一瘸一拐的放水、找睡衣、换衣服、搬人。此时的祁煜旸就跟个死猪一样,不管池照怎么挪他,他都醒不了,也得亏原主这具身体力气不小,不然还真搬不动祁煜旸这种块头。

????好不容易都弄完了,池照捂着腰,累死累活的躺回到床上,再看身边的人,还睡得正香呢。

????池照神情复杂的想了一会儿,然后呼叫系统:“你说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”

????【谁知道。】

????“……除了不知道,谁知道。你还能说点别的话吗?”池照的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你天天都能听到我的心声,怎么就听不了他的心声呢?”

????【因为主角对所有外来力量都免疫呀,这个我一早就跟你说过了。再说了,我听到他的心声有什么好处,还不是天天就只能听到一堆黄色废料。】

????池照:“……”

????沉默片刻,池照强行换了话题,“我还是觉得不太对,今天一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,不然祁煜旸不会喝成这个样子。”

????系统只是起辅助作用,它没法对世界的进程做推理,于是只能爱莫能助,听了一会儿池照的分析,它就又偷溜回去练习唱歌了。池照翻了个身,继续冥思苦想。

????他说别离开我,也就是说,今天发生的事,让祁煜旸觉得,自己会离开他。

????能是什么事呢?

????池照想了大半宿,也没想明白,他当然想不明白,哪怕把系统也叫来,他们两个加在一起,都不会想到,误打误撞的,池照居然开启了这个世界的隐藏剧情。

????俗话说,有因就有果,其实在原剧情当中,这一段隐藏剧情也是存在的,可是薛清不喜欢自己爸爸,对爸爸有偏见;祁煜旸又不是那么喜欢薛清,在发现自己被操控以后瞬间恢复理智,只想着为自己报仇,根本没想过这事背后的原因;至于程然,原剧情里他更在乎祁煜旸,对老师的儿子没兴趣也没交情,就更不会帮他了。

????祁煜旸的父亲祁世达不是什么好人,薛清的父亲薛兴凡也不是什么好人,而他俩的儿子,如果真论起来,同样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????薛清见死不救、对无辜的同学没有半点同情心,甚至在长大以后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同学身边骗取利益;祁煜旸身为商人,虽然没他爸爸那么坏,但也是一样的唯利是图,要不是薛清对他有所图,愿意留在他身边,他肯定会把薛清像个物件一样囚禁起来,就为了给自己治病。

????都是伪善者啊。

????没一个正面人物,这是什么鬼剧情,也不知道是谁采集回来的。

????主系统一边看着传回来的世界纪录,一边惆怅的叹息,叹着叹着,他还哼了两句。

????“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我已分不清爱与恨是否就这样”

????熟悉的音律从自己的发声系统突然发出,主系统的动作瞬间停滞,过了三秒,他慢慢放下手里的工作,走到一边的通讯台,拨通了工程师的通讯器。

????通讯接起,主系统的声音依然温和:“您好,工程师先生,我想跟您预约一下,下周我需要做一次返厂修理。对,就是我,渣受系统还没回来,先给我做一个吧……”

????第80章 渣了那个娱乐圈大佬(23)

????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, 其实在祁煜旸刚看到那份资料的时候,他就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。

????程然说的对, 既然他只有看到薛清时才不会头疼, 这就已经说明, 薛清和他的病有莫大的联系,即使薛清不是他的病因,也会是主要的成因之一。

????在程然面前, 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, 因为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是薛清与他曾经经受的痛苦有关, 可现在铁一般的事实摆在他面前, 哪怕他不想看到、不想承认, 也没用了。

????过去的六年,谁也推断不出来祁煜旸到底在绑架期间遭遇了什么,连祁煜旸自己都忘了, 只有一次,他梦到了过去的事情,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梦, 现在想想,那应该就是残留的记忆碎片。

????逼仄又阴冷的黑暗屋子里,他面前什么都没有,疼痛和能把人逼疯的安静一直在折磨着他, 而他的眼前, 渐渐走过来一个人。

????——薛清。

????面无表情的薛清。

????额间的冷汗越来越多, 祁煜旸的眼球快速转动着, 突然,他猛地睁开眼,窒息的感觉如潮水般快速褪去,他又能呼吸了。

????这是薛清的房间,他躺在柔软干燥的床上,身边还有个人陷在高软的枕头中。

????望着薛清熟睡的模样,祁煜旸慢慢坐起来,然后伸出手,看了看自己的五指。

????又一次做噩梦,就跟以前一样,他还是什么都不记得,只是这一次醒来以后,他总觉得手很疼,想要用力伸开五指,缓解骨节里带来的痛苦。

????但当他真的把手抬起来的时候,那种感觉又很快消失了。

????这是梦境残留下来的幻觉,以前也发生过,只不过没有这一次这么明显。

????为什么会想要张开五指?

????是因为被绑的时间太长了,血液不通,骨头僵硬发疼,所以本能的想要挣扎吗?

????祁煜旸无力的靠在床头,他颓废的垂下头,一只手撑着天灵盖,他缓缓的闭上眼,连呼吸都沉重了好几分。

????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,这个世界对他都很残忍。

????睡前的记忆慢慢回笼,祁煜旸想起了自己在喝醉以后说过的话、做过的事,还有薛清那恩赐一般的轻柔亲吻,直到现在,他的心里好像还残留着被人小心珍视的感觉。

????毫无预兆的,眼泪从祁煜旸的眼角流出。

????他想不明白,真的想不明白。

????为什么薛清会对他这么好,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?还有,他究竟知不知道上一辈之间发生的事。如果梦境是真的,那就说明,至少薛兴凡绑架他这件事,薛清是知情的。

????既然知情,又为什么要出现在他面前,他就不怕……自己会报复他吗?

????谜团太多了,每一个谜团就像是一根锋利的针,狠狠扎在他的五脏六腑中,只要稍微一动,就会引来透彻心扉的痛。

????像个石雕一样呆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,祁煜旸才动了一下。

????他又躺回到床上,然后小心翼翼的抱住了身边的薛清。

????既然想不明白,他就不再想了,他什么都不知道,可他知道一点,他不能放薛清走,更不能让他和别人在一起。上一辈犯下的过错,他愿意承担,也愿意弥补,用什么样的代价都行,他只有一个要求。

????——薛清要一辈子都留在自己身边。

????这一次,哪怕违背他的意愿,祁煜旸也绝不会再放他离开了。

????……

????第二天醒过来,池照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祁煜旸怎么样了,后者醒的比他还早,而且已经换好了衣服。

????池照懵然的坐起来:“你要出门?”

????祁煜旸正在戴袖扣,闻言,他点了点头,“嗯,你是不是该去拍戏了,我送你吧。”

????池照眨了半天眼睛,愣是没敢回话。

????原因无他,现在的祁煜旸看起来也太正常了……正常的就好像昨晚喝醉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。

????“昨天发生什么事了?”

????祁煜旸手上的动作一顿,他微微抿唇,“公司里的人给了我一份过去的文件,我发现了我爸爸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的事。”

????说到最后,祁煜旸还淡淡的笑了一下:“有些伤心,然后就失态了。”

????这理由好像挺合理的,祁煜旸的爸爸是很厉害的人,自然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去。

????池照又眨了眨眼,然后继续问道:“那你今天是要去哪?”

????“去程然的诊所。”

????池照愣了愣,然后就想起来,前两天程然好像是已经联系过祁煜旸了,池照沉默片刻,给出了自己的回答:“哦,知道了。”

????祁煜旸把池照送到片场,然后就驱车离开了,池照下车走了两步之后,回头看了一眼,却只能看到汽车快速离开的身影。

????池照不太放心,他问向系统:“你觉得……剧情算是回到正轨了吗?”

????【你觉得呢?】

????池照:“……”他要是有想法的话,还用得着问系统吗?

????日子按部就班的过,池照演的这部戏很快就杀青了,经纪人开始张罗着给他接新戏,池照却拒绝了他:“先暂停一段时间吧,我想休息休息。”

????经纪人皱眉:“现在休息怎么行,如果不接活动和剧本,你很快就会淡出民众的视野,明星什么都缺,最缺的就是曝光量,没有曝光量,就什么都不是了。你会失去现在的人气和地位,到时候连三线演员都比你更吃香。”